这个炎热的夏天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杂谈

这个炎热的夏天,这块土地上,依旧,事件频发。

我回想一下,仅2012年年初到现在,众多不了了之的新闻,数不胜数,回想一下,只感到非常的多,多到随便哪个单独拿出来,在别的国家都足以震惊全国。但这里,你刚刚感到震惊,立刻就有另一件事情出来,让你更加震惊。

最近的什邡的事件刚刚略有平息,天津又报蓟县大火,然后又是深圳一户人家睡梦中被强拆,一所学校里却有两名勇敢的保安为保护学生而付出了年轻的生命,同时又爆出了另一起局长强奸少女的事件(也不知最终会不会又是“嫖宿幼女”)。

以上的新闻事件,除了学校保安牺牲的新闻,几乎全面地被质疑。我们很容易就会发现,发生在学校中的持刀伤人事件,实际上是一起民间事件,因为其中不涉及到领导、官员、权利,只有暴徒和两个勇敢善良的保安以及一些学生。我记得在去年的这个时候,人们的质疑并不如今天这般剧烈,在强烈的质疑之中,偶尔也会有几个平民也罢、五毛也罢的人来质疑质疑者。而今天,这种人几乎没有了,或者说,他们在人群中所占的比例又降低了很多,他们的数量少到,连言论被看到的机会都少了。

也许2020年我们可以进入创新性社会,但是我们现在,已经彻底进入了质疑型社会。人们,质疑一切,只要与权利相关,质疑更甚。而我不认为这是百姓的问题,如果真的可以让我们不受阻碍的获取信息,很多质疑,将会消于无形。比如在过去这几年的巨大质疑之中,当然不排除,真的有些权利,是委屈的(小概率事件也总有发生的)。但是,因为消息渠道不放开,所以,管他是不是委屈,反正,至少舆论黑锅是背定了。

前几天,恰巧赶在在李承鹏那篇《一次路西法效应的实验》被删除之前读完。联想到这个质疑型的社会,我想说的是:是被放出笼子的权利,造就了今天的这一切。

我开这个微博,是为了我的博客不再被删。但是我发现即使这样,有些话我还是欲言又止,因为心中的恐惧。我用同情地眼光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,希望恐惧不再来袭,但我很难做到。而心中恐惧更甚者,甚至连平时生活中也不敢有丝毫非议,并斥责其他有抱怨者“别愤青了,过好自己的日子”。

我立刻想到了那段非常、非常著名的话,现摘录中英文版:

在德国,起初他们向共产主义者而来,我没有说话──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;
随后他们向犹太人而来,我没有说话──因为我不是犹太人;
后来他们向工会成员而来,我没有说话──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;
此后他们向天主教徒而来,我没有说话──因为我是新教徒;
最后他们奔我而来,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。

First they came for the Communists, and I didn't speak up,because I wasn't a Communist.
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, and I didn't speak up,because I wasn't a Jew.
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.
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, and I didn't speak up,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.
Then they came for me, and by that ti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up for me.

是啊,过好自己的日子。然后管他身边人是死是活!正是这种普遍的思想,才导致了群体的懦弱,不过我倒是很高兴的看到,网络的逐步深入,抱这样思想的人,已经渐渐的少了,尽管总数还很庞大,但是毕竟是少了,而且是不可逆的减少,因为人们一旦有了不愿冷眼旁观的思想,就很难再变回冷漠。

最近在公司也遇到了一个这样的同事,在公司微博上发些美国阴谋类的文章,我评论了几句,顺便说了说当下怪局。

这哥们立刻回复我,说我说的事情他也知道,他也恨,但是因为管不了,所以说出来也没有用,建议我关注一下“伊朗问题、朝鲜核问题、黄岩岛问题背后的阴谋和给我们生活带来的影响……”

我日啊,这哥们口口声声说管不了就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不公平,却在让我去关心什么伊朗、朝鲜问题?到最后我受不了了,放弃了与他的争论,但是我们争论的记录留在了微博之中,希望看到的、依旧维持新闻联播思想的朋友们,能受到一些启发,也就足够了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